像是社畜

I am 淤积,一坨来自湾家的淤积物
是个写东西的,也只能是个写东西的

坑很多,主要是ES、阴阳师、全职
还有凹凸、盗笔、宝石……blablabla

日常爆肝&日常厌世
习惯性繁体,用电脑才转简体

慎fo,ballball您们了

為什麼在我要認真的時候訊息一個接一個qqq(出去

克制不住記幾(出去

唸書了唸書了唸完等爆肝(O)

自我流意識刀法(O),OOC有渣文筆有繁字有
大概是【咪→宗→兔】這樣的關係!(貴亂(夠
非常輕薄短小(???)的一篇,丟了就跑hhh#

- 自

- 我

- 流

- 慣

- 性

- 防

- 雷

其實有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說出口的。
真的,自白什麼的也不需要。
他都曉得啊。

曉得那個人的眼神有多熾熱。
曉得那個人的偏執有多狂亂。
曉得那個人的情感有多強烈。

他都曉得啊。
真的,旁述什麼的也不需要。
其實有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告訴他的。

不需要告訴他人偶已失。
不需要告訴他藝術已死。
不需要告訴他帝王已逝。

其實有很多時候都不需要他的。
真的,他都曉得啊。

只要有兔子就好了噢。
烏鴉是可有可無的呢。...

【ES/英桃】吻

給學妹寫的一個很水的英桃親親小段子,繁體字。
手機不好排版,將就著點看吧哈哈哈(X)

-

回過神來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。

雙頰被輕輕捧住,彼此的唇緊貼在一起,桃李能清楚感覺到英智的舌頭正舔舐自己的唇瓣。

愛憐地舔吻過每一處,英智的力度不重,反而柔得恰到好處,隱約還有些癢,惹得桃李忍不住發出細小的嗚咽。

不滿足似的,英智探出了舌尖,往桃李嘴裡探尋。一個並不明顯的、侵略性的吻。

撫過貝齒,進而撫過敏感的上顎,口腔內無一處不放過。他橫行放肆卻不霸道,只是勾起對方不知所措的舌,邀請共舞一曲。

英智很溫柔,溫柔地親吻、溫柔地觸碰,像是直揉進骨子裡的三月春風,一舉一動伴隨漫天飛舞的落英,如此惑人...

【YYS/博天】我所不知道的你所不知道的我

久違的博天當然要刀喏(*°▽°)【bushi】

第一人稱(博雅視角)初挑戰!希望看得懂……

非原著向可能、繁體字、OOC、短刀一把,慎食!

 

 

  你說我還是和以前一樣,一點也沒變。

  我說你變了,不再是我認識的大天狗。

  你只沉默了會兒,淡淡地說了一句:

  「你從來就不了解我。」

 

  是啊,也許我從未了解過你。

  儘管我沿著回憶走過我們曾待過的地方,後山、櫻花林,甚至討伐惡鬼的每一處小徑、空地,我都再走過一遍。

  可走得越多,我卻感覺自己離你越來越遠。

 

  在後山和我吹笛比試的你,是你嗎?

  在櫻花林和我賞櫻飲酒的你...

【ES/零晃R】也许我们未曾拥有光明

一辆小破车,前天在社团发的,想了想这裡也发吧。

内含OOC及渣文笔等过敏原,食用小心。(抹臉)

被屏怕了于是外链走起,两个网站应该是都可以的……?

Zine(繁体字) 菠菜(简体,但要登录才能看)

00:00了那就说一声吧……大家新年快乐!:)

只是个淡圈声明,佔tag抱歉。

儘管没有人看仍旧坚持发声明的我www

如题,决定淡出阴阳师这个圈子,取关随意。

之所以是「淡圈」而不是「退圈」,或许是因为对这游戏还有一点爱吧。总之并不是完全不写,偶尔想到还是会摸几个段子,只是频率并不高就是了。

除了外在因素,时间啊课业啊什麽的,心理因素也有一点吧,生理因素可能也有一点。欠的债还是会努力写完,只是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。

想说的其实有很多,但不知道该怎麽说便索性作罢。

天亮了,梦也该醒了。

如果有人看的话,谢谢你愿意看到这裡:)

希望还有下次见面。

【全职/周橙】180117小段子

只是一个段考中撸出来的段子。

OOC也许。双箭头未告白暧昧向设定。



  苏黎世的夜晚似乎特别冷。


  对着窗户哈气,玻璃上出现大片白雾。苏沐橙伸手画下一张笑脸。

  这一届世邀赛由韩文清领队,队裡气氛相当严肃,并不若叶修带队时那般欢乐,只差没把钱包给缴上去了。

  至于叶修上哪儿浪去了?估计不是被叶父领回家,就是被叶秋领回家了。


  沐雨橙风:差点把钱包交给韩队![早知道就不看录像了.jpg]

  君莫笑:哟,老韩这表情可以啊/烟


  苏沐橙没料到叶修还醒着,看见对方回复后先是一愣,才慢悠悠地敲着字:怎麽还不睡?很晚了吧,叶伯伯不会骂?


  君莫...

【ES】180114小段子×3

CP:千翠千、泉真、绪凛。

OOC也许,食用请小心。



【千翠千】


  「对于『死』这个字的看法?」

  虽然疑惑,但基于英雄的立场,守泽千秋还是乖乖回答了。

  「说真的,如果是天祥院那傢伙说想死,不只是莲巳,连我都觉得不妙啊,哈哈。」


  穿着布偶装光明正大偷听的高峯翠闹小情绪了。


  「但是啊,」停下笑声,守泽千秋突然转头,直盯着某个方向──原先高峯翠在的方向。「如果是高峯,那我就放心了。」

  「要是他精力旺盛的跑来,我可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吧!哇哈哈──☆」


  肩上突然一沉,守泽千秋想转头,却被对方阻(wei)止(xie)了。


  ...

请求。

转一个。

肥美帝:

请求大家和我一起,让LOFTER出台一个政策或者制度或者程序软件,在发文的时候,就直接检测出我们所发布的内容(精确到某个词汇)不符合的项,然后我们直接就改,改到符合你的要求。


改完就发布。


发布了,就别他妈的再屏蔽我!!!


发文,说含有敏感词汇,发不出去,然后作者必须挨着检查,往往都检查不出来,然后修改发布方式。麻烦。


发出去了,第一瞬间屏蔽你还好,往往是一个小时以后屏蔽你。你还开着电脑还好,可以立即修改,但是关了电脑就只能骂娘,用手机更可怜,还不能找到被屏蔽的文,点进去显示文章已经删除。


无论哪个圈子,写文都是一...

【全职】171227小段子×2

CP:叶蓝、喻黃。

OOC也許。非常莫名其妙。已转简体✅



【叶蓝】


  「哟,蓝溪阁今天成绩不错啊!」叶修吐了口烟,眼角馀光瞥向一旁的屏幕,有感而发道:「果然有了荣耀教科书当男朋友就是不一样。」

  听了这话的蓝河差点没吐血,他现在可是腹背受敌啊!左一个中草堂右一个霸气雄图,还要盯紧BOSS的去向,而始作俑者竟然一脸悠哉地在旁边抽烟!


  冤哪,蓝河被追杀实在是冤哪,他不过是去倒个水上个厕所,让叶修帮他看下号,结果一回来就看见炎女巫卡修追着他们蓝溪阁的玩家跑!

  想也知道是叶修干的好事。

  「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吗!」蓝河一边逃亡一边杀BOSS,真的真的气不...

【ES】171227小段子×4

CP:双王、北星北、涉英、千昴千。

OOC也許。莫名其妙注意。已转简体。



【双王】


  皇帝与国王,两不相立。


  月永雷欧趴在草地上,手中的钢笔在空白的五线谱留下跃动的音符,脑中源源不绝的灵感使他无暇顾及外界的干扰——例如搁在他腰上的那隻手正四处游移着。

  天祥院英智眯起眼,对方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外。他以为月永雷欧会一边喊痒一边打掉他的手,或是唸着「难得的灵感因为你跑掉了啊浑蛋皇帝!」之类的话语。


  呀,真不甘心。


  决定顺从内心醋意的指引,天祥院·三岁的皇帝大人·醋火燃烧中·英智起身,将月永雷欧完全笼...

【YYS/博天】如梦(五)

30fo点梗:客人博雅×花魁狗子。

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

  男孩缓缓睁开了眼,儘管视线仍有些模煳,但他尚能辨认出眼前的人是谁。

  略嫌吃力地撑起身子,男孩甩了甩发昏的脑袋,试图让自己清醒点。「不解释一下吗?雪女。」

  一旁的女孩──也就是他口中的「雪女」──正欲说些什麽,却被来人毫不留情地打断:

  「啊呀,你还好吗?」

  闻声,男孩抬起头,只见那个手持法杖的女人走了过来,并朝他们微微一笑,道:「这孩子是你的朋友吧。」话语未完,视线便落在雪女身上,并伸手轻抚雪女的髮丝。

  雪女虽有几分戒意,却也不闪躲,只是低着头...

【全职/周泽楷生賀】周遊童话

我終於趕上啦啊啊啊啊啊啊!!!

小周生日快樂!永遠為你打CALL!!!

欢乐向,无CP(应该),祝食用愉快!

01

 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,一个神奇得不知所以的梦。

02

  头顶的呆毛无力垂下,周泽楷环顾四周,无奈。

  树木、树木、树木,放眼望去都是树,一片绿油油的比微草还绿。他虽然清楚这不是现实,却仍被梦裡的真实感迷得乱七八糟,例如风轻拂过脸庞的触感,又例如脚下青草独有的味道。

  「窸窣。」突然,一旁的草丛出现不自然的晃动,周泽楷想也没想,一个箭步上前拨开草丛,一隻兔子──穿着西装、手拿怀錶、戴着单边眼镜,后脑还扎了个小辫子的兔子──出现在他眼前。

  周泽楷不禁...

【YYS/博天】如梦(三)

30fo点梗:客人博雅×花魁狗子。

(一) (二)


  妖嫇阁内,一齣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正在上演。

  「喂!你们的红牌呢?叫什麽名字来着……大天狗?对!叫他出来!」

  「就是!我们都特地来了,总不能让我们期望落空吧!」

  「可是……要如何才能见到花魁,奴家相信您也是清楚的……」

  「是呀,不如由奴家来服侍您们吧?」

  「谁管你这麽多!你们姿色是不错,可大天狗还是更高一筹啊!」

  「对啊!快叫大天狗出来!」

  几位寻芳客显然是醉了,不顾周遭的眼光大呼小叫起来,就算娼妓们合力安抚,效果显然并不甚好。

  「去吧,冰雪。」

  蓦地,一...

【全职/黃少天生賀】黃少天!生日快樂!

还是来不及啊啊啊啊啊(打滚)不管!少天生日快乐啦!

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。微喻黄。君莫笑抢镜注意。

附赠渣文笔、烂尾,以及未成熟的段子体,食用请小心!

01

  黄少天总觉得,最近选手群裡的气氛特别奇怪。

02

  索克萨尔:大家都准备好了吗?

  君莫笑:文州你怎麽说了,小心暴露啊! 

  风城烟雨:我们为何不另外建群?

  沐雨橙风:同意!

  海无量:嘿嘿嘿同意同意!!

  君莫笑:哥建好群了,有准备的底下扣1!

  沐雨橙风:1

  海无量:1

  王不留行:1

  索克萨尔:1

  风城烟雨:1

  百花缭乱:1

  ……...

【YYS/博天】如梦(二)

30fo点梗:客人博雅×花魁狗子。

(一)


  「……博雅大人?请问您有在听我说话吗?」

  「啊?」终于回过神,源博雅乾笑几声,道:「抱歉、妳再讲一次吧。」

  「……」八百比丘尼突然有股想拿法杖打人的冲动。叹了口气,她终究还是忍了下来。

  「关于您梦中的那位……」她又忍不住叹气。现在的人都喜欢把事情弄得那麽复杂吗?

  「那位确实存在于这世间,而您也能与那位相遇,」看见对方欣喜的表情后,八百比丘尼稍作停顿。

  「但是能不能替那位解开心结,请恕我无法告知。」

  能解开麽?这当中的变数太多,饶是占卜准确如她,也不敢妄下定论。

  若说对方梦中的那位是其...

【YYS/博天】如梦(一)

30fo点梗:客人博雅×花魁狗子。


  只是一个突然的念头。

  当他回过神,自己就已经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娼妓们包围。

  好浓的粉脂味。他想,忍不住皱起了眉。再说这秦楼楚馆可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。

  他明白后果的严重性,因此打算直接转身离开。却被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嗓音逼得不得不多留一会儿:

  「啊啦、这不是源博雅大人吗。」一名女子扬着笑朝他走来,稍微欠了欠身。「真是稀客呢?」

  轻叹,名为源博雅的男人淡淡开口:「妳还是一样啊,八百比丘尼。」朝对方使了个眼色,先前围绕在身旁的娼妓们立刻被对方赶回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  「呵呵。」掩嘴笑了笑,确认不会出什麽乱子后,八...

【点梗】30fo感谢!

30fo来得如此突然。【一脸懵】

呃、谢谢诸位按下关注,同时也很抱歉。

我这麽水按关注真的不值得啊。【哭笑】

来玩点梗好了,听说是传统的样子。听说。

不过是第一次玩,做得不好请见谅。【搔头】

就留言吧,我再挑几个写。以阴阳师为主。

杀天也可以,不过这里有人玩吗……?

总之先这样,可以接受迟交就来吧……

【YYS/博天】相隔两地的电话【同居三十题09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内含OOC。

啊嘶,这熟悉的结尾。(走开

  电话响了。

 

  眸子因刚醒而蒙上了层水雾,大天狗眨眨眼,待视线不再模糊後,才慢吞吞地朝闪灯的方向伸手,顺便开个檯灯。

  「喂?」接通後的嘈杂令大天狗蹙起眉,下意识将电话拿远一点。

  「大天狗!」嗯,是博雅的声音。

  「嗯,是我。」打了个呵欠,话语里头有着浓浓的倦意。「怎麽了?」

  「抱歉、我是不是吵醒你了……」电话另一头,源博雅正犹豫着要不要先挂断,反正事情明天再说也行。

  都怪他,居然高兴到忘记时差,还打了电话……

 

  源博雅被公...

【YYS/鬼使白黑】风纪委員的日常

继续还债(抹脸),然後追全职去(

CP鬼使白黑,学AU,OOC有,渣文笔有。

真的有白黑的感觉吗我很怀疑QvQQQ

然後请无视奇怪的职位分发!谢谢!

这篇清水!没有急煞!相信我!!!

 

 

  鬼使白身为风纪委员,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  只不过,最近的鬼使白多了一件相当棘手的事。

  「——弟弟!」见那人笑着朝自己奔来,左脸还有些肿,鬼使白只是无奈叹气,然後习惯性的否认对方的说辞。「我说过了,我不是你的弟弟,鬼使黑。」

 

  鬼使黑,空降风纪委员,拥有打架闹事等不良记录。据学生会长判官所说,似乎是校方的最高负责人——阎魔所指示。

  入学手续那部分,应阎魔...

【YYS/白黑晴明】我帮你吧?

呦呼还债罗(゚3゚)~♪

CP白黑晴明、我也不知道尺度多大(

如果真的被和谐就再说再研究(不

是的警告标语还是老样子呐——!!!

内含渣文笔、OOC等过敏原,食用小心♥


  「晴明,你到底打算做什麽?」黑晴明瞪视着欺在自己身上的那人,眸中的愤怒与疑惑毫不掩饰。

  「嗯——我要做什麽,呢?」微凉的指尖触上对方鼻尖,再缓缓下滑至嘴唇,最终在唇珠上停留。「言灵・缚。」

  「——晴明!」

  晴明笑得人畜无害,不停在唇瓣上摩挲的拇指却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俯下身,微微眯起的湛蓝眸子饱含情欲。

 

  「大概就像、这样?」

 

  吻上自己朝思暮想的唇瓣,晴明就像着了魔...

【YYS/博天】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【同居三十题08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內含OOC。

  问:现在的源博雅看起来像什麽?

  答:变态无误。

 

  源博雅拿着手机,镜头对准大天狗就是一阵猛拍,正面、侧面、背面、俯拍……各种角度全都有。

  而镜头里的当事人浑然不知,还躲在被窝里头呼呼大睡。

  伸手将被单往上拉盖过头,恰巧挡住窗外透进来的阳光。这是大天狗睡觉时的一个小习惯。

  可是这让源博雅相当不满。

  除了无法拍到大天狗的睡颜以外,可能会闷到窒息也是原因之一。虽然至目前为止还没发生过。

 

  默默拉下对方的被子,源博雅看着大天狗先皱起眉、再重新拉好被单,忍俊...

【YYS/博天】浏览过去的相片【同居三十题07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內含OOC。背景同06。

  「大天狗,你看,」手里捧着一本相册,源博雅招招手要自家恋人过来。「这照片是我们上次去游乐园拍的吧?好怀念啊……」

  照片里,两人以花坛为背景,一左一右并肩站着。

  源博雅手里拿着冰激淋、头上戴着造型帽,笑得灿烂,让许多游客沸腾起来。

  反观大天狗则是内敛许多,但那微微上扬的唇角也足够让游客们为之倾倒。

  源博雅还记得,那时拍完照後的「盛况」让大天狗相当不悦,差点就直接闪人回家了。

 

  大天狗凑近瞧了瞧,轻笑出声。「是啊,似乎是两个月前的事了?」

  「还有这张...

【YYS/小鹿山兔】负气出走遇美鹿!

邪教CP(小鹿男×山兔)注意! 

虽然我写出来感觉不像CP(#

渣文笔有、OOC有、烂尾有。 

雷者自避,谢谢您的配合。 


  「蛙先生!我们去找孟婆和牙牙赛跑吧!」山兔一蹦一跳到了山蛙身旁,说完就想往山蛙身上爬。 

  「欸──等、等等!」山蛙大惊,赶紧跳离山兔。「我们都跳了一整天的舞,真虧妳现在还这麽有精神……」 

  「蛙先生!」山兔委屈巴巴地望着山蛙,一双杏眼眨呀眨,彷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。 

  「总之今天不行,改天吧。」山蛙打了个呵欠,跳到水塘旁的一棵树下阖眼歇息,估计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。...

【YYS/博天】大扫除【同居三十题06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內含OOC。

  大天狗踮着脚尖,伸长了手却仍然搆不着书柜顶部,於是他只好又踮高了点──好吧,还是搆不到。

  他索性放下抹布,环顾四周,寻找能够垫脚的物品。可书房不大,找来找去也就那些。

  拖动原先置於书桌前的木椅,确认椅背靠好书柜、不会轻易晃动後,咬着牙,大天狗踩上那木椅。

  「好了、这样就可以了……」吁口气,他开始擦拭积了厚厚灰尘的书柜顶部。

  一早起床,大天狗就看见床头柜蒙上一层薄雾。

  又恰好今天是星期六,源博雅没有上班。

  於是大天狗便拉着源博雅,开始了久违的大扫除。

  「啊…...

【YYS/博天】做饭【同居三十题05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。

文长、烂尾、OOC。食用小心。

  锅铲来回翻炒着菜叶,信手捏了抹盐巴,均匀灑在嫩绿上头,还来不及和锅底的水分融为一体,便被一把铲起、翻面。

  分神顾着一旁的汤锅,待到小滚後便关了火,放入先前备好的柴鱼片,再将柴鱼片和昆布一起滤掉,只留高汤。

  又取了些味噌,和着适量冷开水搅散後加入高汤,轻轻拌匀。期间还加了点酱油,就怕味淡。

  手里拿着勺子,舀了匙锅里的汤头浅尝一口──嗯,味儿不错。

  「博雅,差不多可以开饭了。」大天狗扯开嗓子唤道,并不意外听见对方要自己再等等:「知道了!再等我一会儿!」...

【YYS/博天】一方的起床气【同居三十题04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内含OOC。

超级偏题注意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

  「大天狗,」源博雅推开房门,一开口便要睡得正香的那人清醒。「快起床,饭我做好了。」

  「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大天狗,你该起床了。」源博雅迳自於床缘落座,指尖轻戳了戳那人的肩。「已经中午了,起床。」

  「……你别吵……」

  「……大天狗,快起来,」俯身,凑近了那人耳边,温热的气息喷灑在对方的耳廓上。

  「要不然,我让你以後的每一天都爬不起来……」

  「──源博雅你这个精力旺盛又不知节制的大笨蛋!」

  突然从床上跳起来的後果就是:大天狗又犯腰...

【YYS/博天】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【同居三十题03】

【同居三十题】题目列表:点我

源博雅×大天狗,现代AU,内含OOC。

  「她的视线不会被头发挡住吗……」

  大天狗吃着薯片,利用眼角馀光瞥着源博雅边吐槽边将视线移开萤幕,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电视。

  源博雅明日难得放假,今天一回到家,就兴冲冲地拉着大天狗到客厅,说是要选片子看,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。

  於是大天狗的指尖在一排影片上滑过来滑过去,无视源博雅满脸的厌恶,最终停在一部相当经典的恐怖片——《午夜凶铃》上头。

  然後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

  「……哇啊啊啊出现了——!」

  「博雅,安静一点。」

  「不会真的爬过来吧……」

  「源博雅,...

© 像是社畜 | Powered by LOFTER